北京朝阳这小区150多户在楼顶盖违建!9年了为啥拆不掉?

2021-09-06   来源:北京晚报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原标题:北京朝阳这小区150多户在楼顶盖违建!9年了为啥拆不掉?

位于朝阳小红门乡的中海城香克林小区,有150多户居民在楼顶等部位有加盖,有的居民甚至加盖2层。2018年,多个部门曾组织联合执法,对违建进行摸排,根据法定程序立案、张贴限期拆除决定书,并为居民楼搭建脚手架。

朝阳区城管执法局2018年发布的一则消息显示,该小区楼顶159处、面积约8848平米的建筑曾被认定为违法建设。但据小红门乡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当时仅拆了几户居民的家中违建,此后因来自业主的阻力较大,拆违工作未能进一步推进。如何拆除中海城小区的屋顶违建,依然是横亘在居民和有关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……

屋顶上违建“丛生”达9年之久

中海城香克林小区坐落于成寿寺路136号院,为2011年开盘的商品房,当时均价为25000元/平方米。据如今仍可以在网上看到的当年的楼盘销售相关页面中称,中海城三期香克林是中海地产在北京建设的高档社区之一,欧式建筑风格,低密度住宅。

中海城香克林于2013年竣工,小区交房后,该小区的违建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楼顶生长起来。该小区最初的业主李先生亲眼目睹不少业主在楼顶层层加盖,将100多平的房子变为400多平,再群租出去。“不少楼顶是有露台的,所以顶楼的业主就在露台上盖房子。”李先生回忆。

现如今可以看到,小区内的14栋楼的楼顶,几乎每栋楼都有砖混结构的加盖建筑,有的业主甚至加盖两到三层。在原本参差不齐的楼顶结构中,不难辨别出一些外墙色彩较为突兀的违建房屋。尽管不少楼顶违建的窗户大小形状都与楼下近似,但仔细观察,还是能看出与“原版”的不同。

小区的1号楼原本为一栋18层的塔楼,但在18层之上,又多出一层外墙体为水泥灰的19层,与楼下的米色外墙形成了鲜明对照。而紧邻1号楼的6号楼、7号楼为板楼结构,原本11层的建筑顶部,被加盖起一排房屋,其窗户造型、墙体粉刷则并不相同,显得有些“随心所欲”。夜晚降临,屋顶加盖的违建房屋内不少都亮着灯,灯火通明,入住率不低。

业主杨先生于2019年购入该小区的一套二手商品房,虽然当时对中海城香克林的屋顶违建有所耳闻,但因为小区整体环境还不错,杨先生还是选择购入一套房屋。不过,有时候从家中抬头看到小区内的违建,杨先生还是会感觉不舒服。“一是碍眼,二是影响小区的品质。”杨先生直言,楼顶外墙的颜色与楼体本身的颜色还是存在较大差异,不太美观。

相比起杨先生,有些居民担心的问题则更多。就在近期,也有该小区居民在政府信箱再一次留言反映违建问题。该居民表示,楼顶违建对楼层主体结构也有很大影响,且楼顶加盖违建常被用于群租,存在各类严重的安全隐患。该居民还称,中海城香克林违建已经存在9年之久,其数量之多、时间之长、规模之大、拆除之难可谓“北京之最”。

搭上脚手架却只拆除几户违建

早在2018年,朝阳区就启动中海城香克林小区楼顶违建拆除专项工作。朝阳区城管委在2018年4月一则消息显示,其针对小区楼顶159处、面积约8848平米违法建设,成立小红门中海城香克林拆违专项工作小组,小红门乡、城管委、区城管执法局等13部门现场办公,确定工作方案、细化工作流程,明确职责、倒排工期。

当时,拆违小组对楼顶建筑的合法性进行认定,梳理了违建人的基本信息和购房信息,同时还进行宣传物料张贴等工作。

但记者多方了解到,专项拆除工作因为来自一些业主的阻力,最终仅拆除了数户违建。中海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2018年时,小区内的楼体均被相关部门搭上脚手架,准备对违建进行拆除。但是由于执法阻力较大,最终仅仅只拆了几户业主家中的违建,之后便没有进展。此后,由于居民反映楼体脚手架影响采光,对日常生活造成影响,执法人员只好将脚手架拆除。

当年为何会允许业主在屋顶加盖。对此,该工作人员表示:“这些楼顶违建很多都建于小区交房初期,当年是什么情况我们也不太清楚,这几年整个物业公司基本上换了一波人。”物业工作人员还称,目前业主装修的审核流程要规范很多。

“大家都知道,这个问题物业肯定是解决不了。我们也只好将居民的意见向上反映,配合政府工作。”物业工作人员说。

小红门乡一位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2018年区里也曾专班督办中海城香克林小区的违建拆除工作,当时也挨家挨户入户调查,上门劝说,并开具相关的执法文书。不过,这次行动仅对几位公职人员家中的违建进行了拆除。

“如果居民不让我们进门的话,我们连门都没法进。”该工作人员有些无奈,“法律规定的强制权限有限,我们没法在居民不配合的情况下强拆,只能一步步走程序。”不过,这名工作人员也表示,目前拆违工作仍处于进行之中。

一位知情的中介人员也告诉记者,之所以楼顶违建难拆,还是和居民的抵触情绪有关。当时,他亲眼目睹工作人员曾挨家挨户调查违建情况、一一登记,还用航拍手段进行调查取证,但脚手架搭起来,没拆几户,便又拆除了。有些违建户曾表示,“别人家拆了,我们家就拆。”还有居民声称自己家中有不少贵重物品,以此来阻碍执法。

专家:

解决城市小区违建的最好方法无疑是防患于未然

尽管附带违法建设的房屋存在瑕疵,在网签、过户时可能会遇到障碍。但一名熟悉小区情况的中介人员告诉记者,中海城香克林不少违建业主本身家中有多套房产,只想将带违建的房屋用于出租,并不着急出售。

而据相关规定,法院将不会再介入非诉“拆违”。2013年4月3日起施行的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违法的构筑物、建筑物、设施等强制拆除问题批复》中规定,根据城乡规划和行政强制法有关规定的精神,对涉及违反城乡规划法的违法构筑物、建筑物、设施等的强制拆除,法律已经授予行政机关的强制执行权,人民法院将不再对行政机关提出的非诉行政执行申请进行受理。

北京京康律师事务所主任史西宁认为,解决城市小区违建的最好方法无疑是防患于未然,加大平时的执法和检查力度,将违建消除在萌芽状态。史西宁说:“在垒第一块砖的时候,就责令限期拆除,一旦违建盖起来,人都搬进去了,再拆除的难度就比较大了。”另一方面,老百姓法治意识的提升、行政机关执法力度的加强也能够促进城市违建问题的解决。

“城乡规划法赋予行政机关强拆违建的权力,但如果居民不理解、不配合,执法人员往往也不会贸然向前冲。”史西宁介绍道,尽管行政机关可以依照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行使强拆权力,但现实生活中,拆违工作往往非常考验行政机关的执法艺术,难度是非常大的。

史西宁律师建议,未来可以将部分业主拒不拆除违建的行为和征信联系在一起,将拒不拆除违建的业主纳入失信惩戒系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