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烊千玺会成为下一个吴京吗?

2021-10-04   来源:1905电影网 原文链接:点击获取


文 | 流森

编辑| kino

易烊千玺会成为下一个吴京吗?

一句看似玩笑的话语,其实对应了两人在《长津湖》中的角色——“伍千里”和“伍万里”。

在电影之中,伍千里看似放任伍万里走上战场,但事实上,不忘嘱咐雷公,务必要照顾好这个弟弟。观众都能从电影故事的发展中看见,伍万里从最初的野孩子,变成了一个独挡一面的士兵。

电影里,万里始终追赶着千里;回到现实,吴京作为70后的前辈,必然也是易烊千玺这位00后晚辈追赶的对象。

吴京目前主演的电影票房累计196亿,随着《长津湖》逆跌的票房成绩,反超第一位的沈腾已非难事。而易烊千玺更是无意间打破了一个无人匹及的成就——所参演的电影,每部票房均超过10亿。

若不算以“特邀主演”身份出演的电影《中国医生》,他主演电影——《少年的你》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《长津湖》的票房成绩已经累计超了47亿。

票房自然不是演员能力的计算方式,但能从侧面能看到观众对他们本身的认可。观众对电影“含京量”的讨论,和粉丝对易烊千玺参演作品的热情,某种程度来看,已然是殊途同归。或许两人的故事,无意间有着更多的交织点。

奔波的开始

和那个年代的功夫演员一样,吴京从小在武术队长大,虽然带着武术世家的光辉,但他练武会比同龄人更刻苦。进市队、拿冠军,能拿到这些结果,在当时看来并不意外。

后来,他还成为了李连杰的师弟,在师傅的推荐下,出演了电视剧《功夫小子闯情关》。与师兄李连杰发展之路全然不同,在后续的5年时间里,吴京更多的身影出现在了电视荧屏上,那时候他别具一格的动作风格,和些许稚嫩的娃娃脸,可谓赢得了不少观众的喜爱。

在那些年里,吴京合作了徐克、袁和平、张之亮、刘家良等一众香港影人。这些合作中,也让吴京有了对未来的思考。

在拍完《醉马骝》之后,吴京选择去香港发展。毕竟放眼当时华语地区的动作电影市场,还属诞生了无数“龙虎武师”的香港为主。但在当时,“南下”的演员,并不顺利,得到的多是配角戏份。

辗转之后,吴京终于在2004年迎来的第一个机会,那就是电影《杀破狼》。时至今日片中甄子丹和吴京那场“甩棍对匕首”的经典巷战堪称教科书级别。

《杀破狼》之后,吴京在香港的机会才逐渐多了起来,他也了解到一个动作演员想要在这个地方混出头,必须要学会为了演戏而搏命。此时的吴京,已经进入而立之年。

2007年,吴京出演了陈木胜执导的《男儿本色》,在片中展现了“拼命三郎”的一面,演技更是完虐了谢霆锋、余文乐在内的香港新生代演员。

此时的香港影人纷纷北上,吴京也深知香港动作电影已不如90年代的红火,心里开始计划着回内地的创作。

彼时的易烊千玺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出路。

“要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。”这是易烊千玺从小就被灌输的概念。就像他的名字,有四个字,因为在母亲看来,“够特别”。

20岁的易烊千玺曾发过一张专辑《后座剧场》,在专辑文案里,写着,“从北二环到昌平40公里,易烊千玺曾在末班公交到最后一排,构建出属于自己的微小而美妙的世界。

在大家认识“TFBOYS-易烊千玺”之前,他还是那个从小在城市里奔波学舞上节目的小孩,可能那时候站在摄像机前,他是“别人家的小孩”。但现实中,有的或许只有学习时的紧张,以及练舞的汗水。

这种状态从他5岁的时候就开始了,在专辑里的《39km》里的对白似乎就说明着一切,“Jackson,舞蹈老师点名的时候,妈妈看你又往后躲了,下次咱们站前面,一晚上我都在担心你看不清楚动作,着急死我了。”“放心吧妈妈,我站在后边儿也能学习。”

吴京从北京到香港,再回到北京;而易烊千玺每天在城市里奔波,兼顾学业、练舞、比赛。谁都不知道下一步会如何,付出一定会成功吗?谁都没有答案,但可以肯定的是,成功一定需要努力。

曲折的故事

如果吴京继续在香港拍电影的上限是什么?可能是成龙,也可能是甄子丹。很快,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,转型导演。

2008年,吴京和李忠志联合执导了电影《狼牙》。虽然是吴京挑大梁,但是整体来看,这依旧是一部非常标准的港产电影。影片剧情平淡,但有李忠志的动作设计打底,整体打戏仍是亮点。即便如此,电影上映仅获得票房423.7万元。即便是在当时的电影市场,这个成绩也不能让人满意。

后续几年,除了电视剧《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》外,吴京少有亮眼的作品出现。2013年6月,吴京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《战狼》开机。影片得到了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的大力支持,吴京更是被军区特批,在特种部队基层待了18个月,体验特种兵的生活。

故事开始出现了转机。

同年8月,易烊千玺加入了TF家族,成为了“TFBOYS-易烊千玺”。他的行程不再是北京的二环到五环,而是重庆和北京。

在此之前,他短暂地加入过“飞炫少年”组合,不到2年,就因为学业问题选择退出。易烊千玺的兴趣班变少了,从原来的中国舞、民族舞、现代舞、拉丁舞、街舞、魔术、葫芦丝、手风琴、声乐、架子鼓、书法、变脸,变成了舞蹈和书法。

2014年,TFBOYS组合发行了首支迷你专辑《青春修炼手册》,同名单曲更是火爆网络。在那个没有短视频的平台,这首歌几乎在电台、街边商场等线上线下反复播放。三个未满15岁的成员也在各个场合演唱着这首歌,甚至到现在,大多数人看到歌词——“左手,右手,一个慢动作;右手,左手,慢动作重播”,都会不禁哼起来。

加入公司之后,对于易烊千玺而言,很多东西都没有变,只是从听母亲,变成听工作人员都安排。唯一变的就是周边的声音。

他身边开始有了“妈妈粉”,但与此同时,还有了“私生粉”,跟着上学,跟去酒店,小小年纪就承受着很多难以言语的压力。不仅如此,网络有了各种舆论,对舞台表现的质疑,对人设的怀疑,有的甚至直接恶语相迎,

或许这就是“特别的人”所要承受的另一面。

故事的转折

经过1年的后期制作,《战狼》于2015年上映,4月2日的档期,对于发行而言,并不是一个热门档期。即便如此,票房势如破竹,三天破亿,四天破两亿,七天破三亿,若不是上映10天,迎来的对手是《速度与激情7》,《战狼》的机会可能不止最后的5.46亿。

同年,他主演的电影《杀破狼2》上映,只是那会儿他还没成为那匹“狼”,在这部电影的光亮被配角张晋抢了些许。

这都没有影响吴京的后续,从《战狼》的宣传结束之后,他很快就投入了《战狼2》的创作阶段,鲜少出现在公众面前。

这时候的吴京并不是没有收到过“黑评”。他的“黑”来源口无遮拦,节目里,主持人给他看一个组合的照片,他反问,“这是男的女的?”

类似的案例更是比比皆是,他也无所谓,也不澄清,也不去反黑,更不会因此说话收敛点,就还是一如既往。

同年,易烊千玺为动画电影《小王子》配音,这是第一部有他标签的电影。

那会儿的他并没有彻底变声,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娃娃音。消息一出,质疑和期待同时涌来,毕竟这部动画的其他配音是周迅黄渤这类实力演员,而当时的易烊千玺,身份只是一名“歌手”,在更多人眼里,他只是“流量明星”。

即便和周迅没有直接的对手戏,但后来在节目《表演者言》里,周迅依旧给他两个评价,“诚实”、“定力”。而彼时的易烊千玺,尚未出演《少年的你》。

2017年,吴京带着《战狼2》回归,56.94的票房成绩已经无需赘述,那句“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”的台词,一时间,让他成为了“中国符号”之一。但在这个票房数据出炉之前,《战狼2》是吴京压上身家的豪赌。

也是那一年,易烊千玺成了自己的工作室,他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候说,“2017年那会差不多才知道我具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我会特别喜欢自己。

他接拍了电视剧《长安十二时辰》,在拍摄过程中,搭档雷佳音就对他赞赏有加,导演曹盾更是评价,“他有成为一个大材的可能性,这其中包含专业能力和自我约束能力。

与此同时,他面对着是人生另一件重要的事情,高考。而彼时的吴京,正在《流浪地球》的拍摄中,“中国战狼”的形象正在深化构建中。

故事未完待续

2018年,易烊千玺拍摄了一组时尚大片,惊艳了所有人,就连平日不关心他的网友都坦言,这个小孩好像真的长大了。

电影《少年的你》团队也因为这组照片,决定把“小北”交给易烊千玺,相信他身上有小北的影子。同样是这一年,他被中央戏剧学院录取,只是在备考过程期间,他完全“躲”了起来,给自己一次学习,和彻底放松的状态。

他放空的时间并不久,高考之后,又迅速进入到了他的工作中,因为整个娱乐圈期待着他,或者说,娱乐圈不容他离开太久。

加入综艺节目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录制,大家都发现,这个腼腆慢热的男孩,在舞台上,跳舞是带着光的。节目的评分从最初的6.4分,变成如今的8.6分。而大家对他的好评也越来越多。

中戏有规定,大一学生不能请假外出拍戏。整整一年,他没有过多的拍摄,结果引来了网上的更多质疑。还好,2019年,《少年的你》上映。

电影上映期间,微博热搜尽是各路前辈对他的夸赞,刘嘉玲、黄渤、张译、胡歌、陈坤、张颂文……编剧张冀更是一句,“你是一个演员,你不是偶像了”,让所有人看到这个小孩的可能性。

当然,2019年,对于吴京而言同样意义非凡。被导演郭帆“坑”进了《流浪地球》,从客串到主演,再到投钱,一点点见证了这部“打开中国科幻大门”电影的成功。

一时间,《战狼2》和《流浪地球》的成功让这位中国电影人有了绝对的票房号召力,随后在《老师好》中客串,一件印有“中国”字样的运动装顺利出圈,吴京成为“中国表情包”第一人,因为他代表了“战狼”,他代表了“拯救地球”。

似乎从这个时候开始,他成为了某种形象,但他真正主演的电影并没有很多,《攀登者》《金刚川》,以及最近的《长津湖》,他也不着急,票房记录被超,他反而回望,“忽然世界不同了,接触的人和事都不同了,但是我的阅历跟得上吗?我应变能力跟得上吗?票房高不意味着自己水平就很高。”

确实,他在这几年,完全可以乘胜追击,执导《战狼3》,凭借这个IP,投资也必然不用他操心,票房收益同样不是问题。但很显然,他没有。直到《我和我的父辈》找到他,他才交出短片《乘风》。

读书的时候,易烊千玺也不着急,电影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和《中国医生》都是2020年出演的作品。平日递给他的剧本很多,他都会自己认真看,挑喜欢的那个。

于冬说,这个演员有灵气。所以两人合作了《中国医生》之后,又有了《长津湖》。《长津湖》的拍摄200余天里,易烊千玺没有因为其他通告请假出剧组,更没有为了曝光去搞特殊,全程都浸淫其中。

《长津湖》之后,他投入文牧野新片《奇迹》的拍摄,杀青不久,又进组,拍摄未官宣的新片。他的每一步走得很踏实,在《长津湖》首映礼后,他说自己未来可能都少出面,会留更多时间在剧组中。

如今再看吴京,或许有一天他的票房记录还是会被其他男演员超过,易烊千玺也会遇到一部可能品质很好,但票房平平的文艺电影。但这些数据重要吗?

可能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两位演员都留下了值得被回味的作品。

/ 开奖 /

恭喜

漂流鱼、參常blue、美好人生

获得《我和我的父辈》兑换券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